鲁本斯的艺术王国

YIXIART 专注高端精品艺术 拍摄时间:2014-02-15 16:25来源:admin
壁画  墙绘  油画 
                                                            
 
鲁本斯 
           鲁本斯是17世纪巴洛克(Baroque) 艺术成就的伟大代表,是享誉世界的弗兰德斯(Flanders)17世纪最为著名的画家,外交家。他对欧洲文化发展做出举世公认的重大贡献,他的作品往往也着眼于投射出旺盛的生命力和最根本的人性价值的东西。曾为国事周旋于英,法,德,西班牙及荷兰等国之间,为谋求国家民族利益做出了不懈努力,因而他更方便使自己的画流向于全欧洲的教堂和宫廷中,使巴洛克景观成为国际的风格,对欧洲近代绘画具有深远影响。他是一位伟大的人文主义画家,即使宗教神话是他创作的主要题材,但他还是以世俗的人物和自然去描绘神界人物。他认为“感官至上的物质世界有着他自身固有的价值。他认为人类在宇宙中拥有崇高的地位,同时,他更看重人类富于想象力的肢体所展现出的(在极端严酷的社会冲突中产生的)强健的力度。”在他的作品中,我们能多次看到这种观点被有效地反映。 
关键词:壁画  油画  墙绘  巴鲁本斯    人文主义   戏剧冲突   动感 洛克     
引言: 鲁本斯是巴洛克艺术史上一位成就卓越不可或缺的艺术家,这篇论文以他的生平和画作为基点来浅析一下他个人在艺术史上卓越的风采。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我们通过鲁本斯就能看到巴洛克艺术中最为精华的部分,以他个人的风采来诠释巴洛克艺术的独到和魅力之处。作为巴洛克和弗洛德斯艺术史上不可或缺的艺术家,很多学者对他的人生和作品都进行了细致入微的阐述,这些学者对于鲁本斯主要的研究方法是风格分析法。以下是他们的观点:歌德(Goethe)认为鲁本斯是拥有崇高美德的人。艺术家欧仁-弗罗芒坦(Eugene Fromentin)将鲁本斯的画与英雄史诗相提并论。诗人和政论家安德鲁-凡-哈塞尔特(Andre van Hasselt)将鲁本斯看做是民族画派的奠基人,他认为“鲁本斯的重要性在于树立起一种民族自觉意识,这种民族自觉意识进而又向佛兰德斯人民展示了继续前进的现实可能。”雅各布-布克哈特(Jakob Burckhardt)揭示了鲁本斯对于“颂扬人类才能与抱负”的渴望。他坚持认为,与意大利画家强调技巧与戏剧性效果的画风不同。鲁本斯笔下的人物更贴近生活,不仅注重人物(充满色彩和明暗对比)的形态,而且更关注他们的道德品质与精神价值。布尔哈特向世人展示了足以证明鲁本斯与其故乡安特卫普紧密联系的极重要的关系,并且表明鲁本斯肖像画中的人物在外型上与那些有影响力的城市行会和合基督教会人物极为相似,而他们则经常给予他资助。比利时艺术评论家莱奥-凡-普威尔(Leo van Puyvelde)则认为鲁本斯致力于将艺术形象从现实世界中分离出来,带入主观的世界中。 
         
       学者们普遍观点认为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 Buonarroti, 1475-1564)坚实的造型法则,提香(Tiziano Vecellio,1490—1576)丰美的色彩语言,丁托列托(Tintoretto,1518-1594)急剧的运动旋律,巴洛克艺术的热烈气氛,卡拉瓦乔(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1571--1610)主义的世俗倾向和明暗技法对鲁本斯产生了迥非异常的影响。在构图,造型,色彩,明暗诸方面均传达出他对意大利美术的深刻理解。他们觉得是他在从未间断的绘画创作中,将意大利纪念碑式的绘画特质与本民族高度写实的艺术传统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种着眼于生命活力与情感表达的,冲充满运动节奏与戏剧性的,火焰般华丽炽烈的巴洛克风格。从气势磅礴的宗教题材到热烈奔放的神话故事,再到神采飞扬的肖像画,无一不是运用既感性又充实的语言来诠释其视觉意象的旷世杰作。在他的晚年1635年,他开始创作出一批田园风景画和表现农民狂欢场面的作品,这些作品成为抒发他情感的唯一媒介,他均以朴实深沉的风格和戏剧性的光线效果,使画面充满勃勃生机。风景画大师康斯太布尔(John Constable,1776—1837)曾评价他说“鲁本斯的风景绘画并不逊于其他方面的绘画。他给单调平坦的佛兰德斯风格赋予朝露般清新的光亮和跃动的生命力。以上的观点是用风格分析的方法来阐释鲁本斯。这种方法总括了鲁本斯绘画创作的所有重要特质,概括地讲述了鲁本斯一生的绘画精神和绘画追求,并且超脱出他区别于众人,独到,高深的特点。是对他本人最好的理解加赞誉。 
    在我的观点中认为,鲁本斯应该是个极富于想象,却又不失与体察生活,观察细微,介于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艺术创作者。他的作品不仅仅是在画一个人物或是一个场景,他是通过这些作品在传达他对生活满腔热情的思想,他在倡导着一场思想革命。利用他的画作作为和其他欧洲国家交流友谊的桥梁,为自己的国家人民极力争取最大的利益;他亦是说过那句豪爽的“我把世界的每一块地方都看作是我自己的故乡。”由此可以看出他博大的人文主义情怀和满腔的生活热情,而他的作品中也很好地阐释了这些思想。他将教会抽象的教义用用具体而鲜活的形象加以表现,他又将基督献身事迹的隐喻转换为彻底的人类的美德,突出强调了坚毅,忍耐,无畏又无私的美德。他喜欢将古典艺术的成就和新环境,新使命融合。是他引领了巴洛克艺术的狂潮,是他推动了巴洛克艺术豪华生动,富于热情的情调,是他突出了巴洛克艺术中激励强调运动与变化的特点。他的作品善用动势,喜欢捕捉瞬间的动作,给人以一种强烈的冲突感,无端地把人的心揪到一个很紧张的状态,但另一方面他似乎又从斗争的喧嚣与表面的纷乱中发掘终极的和谐统一。他通过丰富的色彩来回调节这种斗争的喧嚣与和谐统一:有时,他的色彩冷艳鲜亮,有时却又是添加温暖丰富的色调,他注重画面的色彩和明暗对比来突出人物的性格与场景的特质。他的画作中亦具有享乐主义的感官刺激和注重表现华美人体的特征。在他一幅不太出名的作品《两位牧神》中,他画了两位极富享乐主义的牧神形象,他们的日子过得很自在,可以吃着甜甜的葡萄,喝着甘醇的葡萄酒,但是他们的面部表情不是和蔼可亲而是带有特别肃穆,不容人侵犯的特质。这里似乎有种强烈的冲突感在展现。他热衷在古代历史,文学经典和神话传说中搜寻着能够体现人类勇气的例证:他喜欢创作像世人敬仰的罗马勇士那样的勇气,喜欢创作圣女充满自我牺牲精神的爱护,还有面对企图侵犯青年与少女的猛兽时进行的大无畏应战的场景。他深受文艺复兴运动的影响,作品中处处彰显着博爱的人文主义情怀,他通过搜寻创作人类勇气的例证来夸大彰显人的作用。即使是在画宗教题材的作品中,他总是在诸神的身上展示着,赞扬着人类的勇气和美德。他喜欢运用姿势对立的技法,他试图不仅捕捉到人物外在的动作,面部的表情,肢体的形态和姿势,也表现其内在的平和。他不仅关注单个人体的动作,更关心不同个体之间的互相影响。他想表达的思想不是用一些充满寓意的题材,而是人物的眼睛或者肢体的动作等来表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画的人物的外在已经被提升到一个精神状态。在他那些著名的作品中多是描绘战争的,人与野兽战斗的,或是盛宴和欢庆场面的,人性中蕴含的生命的力量无不渗透其间。在这些充满动感和狂乱的场景中,人的形象始终占据着显著的地位。无论是宗教的,还是世俗的主题。鲁本斯画作的真正的主题都是人类的意志,通过人与宇宙的斗争加以表现。在他所表现的不同人物之间隐含的戏剧冲突和人物内在的紧张关系中,他希望将各种力量之间的不稳定的,转瞬即逝的,动态的平衡关系表现出来,以此来传达不同的,具有独立意志的人类个体之间的已逝的平衡关系。他在表现人类在群体活动中的形态互动中,有力的表现了在与敌对势力的残酷斗争中人类自我意志的觉醒。在他的另一幅名气较小的作品《运输者》中,车夫紧张地驱赶着马车,艰难地行进在坑坑洼洼的山间小路上,身边的悬崖摇摇欲坠,数目似乎也张牙舞爪地阻止着他们的入侵,但车夫仍以顽强的意志与比他们本身强大很多的自然搏斗着。这副作品就是对他人文思想的一个有力的阐释。他是一种时代风格的先驱者,领导者。近代欧洲的绘画风格上似乎都能看到他的影子。在之后的洛可可美术,浪漫主义以及印象主义美术都从他的艺术中获得不同程度的启示。他使不少美术史家折服,正如法国美术史家丹纳(Dana)说:“佛兰德斯只有一个鲁本斯,正如英国只有一个莎士比亚,其余的画家无论如何伟大,总缺少一部分天才。“他影响了一个时代,他是艺术史和外交史上难以同时比肩的时代巨匠。
   

 艺袭  高端  壁画 油画 彩绘  墙绘